滗.

再记个脑洞【德哈】

*
You told me that your foot burns in the room cause you used to run in the snow. Naked.

你告诉我,你在室内的时候,总是会觉得脚烫,是因为你以前总是裸足在雪地里奔跑。

同样的温度,可能对于他只是常温,对于你却是灼烧。

比如大火中对你伸出的一只手,比如法庭上的一句维护,又比如神锋无影。


*
总归是俩人都觉得是自己自我意识过剩。
#双向暗恋#
比双向暗恋但是互虐更痛苦的是啥?

必然是双向暗恋但是不相往来啊!!!!

那更虐的是什么呢

山楂木魔杖射出的阿瓦达索命,目标反而是魔杖的原主人……



*
【像我这种总写be脑洞的大概天天被朋友群殴

真的是被群殴的……

【伤痕累累

【毕竟我是个甜文党但是只有虐的脑洞咯......

记个脑洞【德哈】

大战之后很久很久,德拉科马尔福当上了霍格沃茨的魔药教授。
每天的生活按部就班,白天不遗余力地讽刺着破特家的小巨怪,晚上对着破特的画像发呆。

破特的静态画像还是挺好看的,德拉科意识到,否则他怎么可能几年如一日的看着它呢?不聒噪也不怒目而视,安静美好但有一些些缺少活力了。

毕竟哈利波特已经在几年前的一次偷袭中丧命了......他的画像说什么也不该挂在德拉科马尔福的宿舍里面。每天下课他都会回到宿舍,借着破特不会动的画像,向他倾诉一些久远的感情。

直到有一天提前下课的德拉科,活捉了在他的宿舍里跟校长画像聊天的破特......

“FU*K POTTER!你能动?!”

“这不是你一直想干的事么……是的MALFOY,我一直都能。”


*
我觉得像我这么懒的人肯定不会写的了......

以后我就发发脑洞吧……

哎......



嘛说好的出了酒就写酒茨肉

我为什么要为难自己……

嘛我会加油产的嗯

我人生中第一篇肉

还没写出来我就不打酒茨的tag了

啊啊啊.......活着真好

抽不出ssr

连sr都抽不出来

只能搞下阴阳师们

最后一张是我的心声真的

这算是产粮了么,,,快给我个ssr吧

qwq

关8同人/[仓亮]/猴子

哦突然群里说起来看猴子的事情。。。本来答应写肉然而却只能憋出告白。。。然而华子要求我写炸毛的kura嗯
于是就产出这个了(*/ω\*)
有OOC求轻拍(ಥ_ಥ)
希望能有人喜欢


锦户亮挽着大仓忠义的手臂,突然停住了。
“亮酱?” 身边传来大仓略带关心地询问。“是想要回去了么?”
“我想要看猴子。”锦户亮低着头小声地嘀咕着。
深更半夜的,锦户亮给大仓忠义打电话说想去山里看猴子,大仓忠义挣扎着从被子里爬出来就跑出来陪他跑到山里了。这山路刚走了不到一半,锦户亮就撒起娇来了。
“嗯,我知道啦亮酱,那咱们继续走吧?”
“我想要看猴子。”锦户亮还是没抬起头。
“诶,亮酱想要看猴子的话,我们既继续向前走吧,这样才能看见猴子哦。”因为没睡醒而头疼的大仓只好耐下心来劝。
可是大仓忠义的软言软语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得到效果。反而锦户亮狠狠的甩开了大仓忠义的手臂,像是夹杂了怒气和委屈一样一遍一遍的说着他想要去看猴子。
饶是性格好的大仓也被他弄烦了,丢下一句那你自己去看吧,转身正要走的时候,忽然听出不对劲的地方。
他的哥哥们最宠爱的,也是他大仓忠义最喜欢的锦户亮,正睁着他大大的下垂眼皱着可爱的小眉头,死死的盯着他。翘翘的鸭子嘴微微的张开,好像是有想说但是说不出口的话。
“什么嘛!每次都摆出这种表情!”正在气头上的大仓却完全没被这个打败,反而更生气了。“我大晚上陪你出来看什么破猴子,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受你的脾气啊?!如果那么想看猴子的话你找别人看啦我不奉陪了。”
“大仓……我不是……”
“我回去了。以后也不要叫我了。”
锦户亮惊慌失措的表情倒也不是第一次见,不过这次大仓突然觉得,好像和平时有点不一样。
“等……你别”锦户亮的声音哑的让大仓不得不注意。
他又哭了。

然后锦户亮深吸了一口气狠狠地撞在了大仓的后背上。
“干什么啊亮酱,疼死了!”但是他马上就噤声了,因为锦户亮肌肉分明的小胳膊紧紧地缠上了他的腰。
“我…….我想要你陪我看猴子,还想要你接着陪我看星星,以后所有的事情都想要你陪我干。想要你。笨蛋啊你大仓忠义,你竟然凶我,你竟然…….”
刚才还炸着毛的大仓忠义突然就明白了,为什么锦户亮总是对他撒娇。
原来他喜欢我啊。原来他也喜欢我啊。原来我们是互相喜欢的啊。
之前的气完全都消没了,伴随着睡眠中断带来的头痛都不见了。心跳快的自己都觉得不太妙。
然后他用自己的握住了锦户亮的手。一双打鼓的手握住了一双弹吉他的手。
然后锦户亮清清楚楚地听见大仓忠义这么说着。
“亮酱,要不要试试打鼓?”
大仓感觉自己的后背都湿透了,自己的汗混着亮酱的泪水,他又笑着补了一句“我也会学吉他的哦”
过了好久,才听见锦户一声闷闷的“嗯”。
猴子没看成,反而收获了一只小猴子。大仓忠义心里早就笑开了花了,然后他扒开锦户的手,捧起他的脸,虔诚地,和他最喜欢的小猴子

♡接吻♡






end.

关8同人‖仓亮‖[牵手]

我人生中的第一篇仓亮!
喔喔喔我也终于能产粮了我好激动
嘛可能有些OOC呜 慎
cp是大仓忠义X锦户亮
希望有人喜欢呜呜呜蟹蟹
然后放文啦♡


“呐大仓……”
“嗯?”
“那时候你想牵的,到底是谁的手?”
倚在沙发上的大仓忠义猛地回头看向了坐在电脑前面看的锦户亮。他帅气黝黑的脸被电脑屏幕照的竟然让大仓觉得有些苍白。
“亮酱…….”
“大仓忠义,说真的,你当时想牵的是不是章酱的手?”
大仓低着头窝在沙发上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最终只能轻轻的嗯了一声。之后只有死一般的寂静,大仓再抬头的时候毫无防备地撞进了锦户亮湿漉漉的眼睛,就像是主义演唱会上subaru说的那样,眼睛里蓄满了泪,却没有一颗滑下来。倔强的锦户亮忍着眼睛里的泪水,重重的吸了一下鼻子,然重重的把笔记本电脑扣上,转身进了卧室。
锦户亮觉得自己简直太逊了。窝在大大的双人床上静静的哭,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自己还这么在意,因为大仓和安田关系好的事情吃醋吃到忍不住哭。自己喜欢大仓这么长时间,终于能和他在一起了,还有什么不满足的,锦户狠狠的用手背抹着眼睛,眼泪却怎么也停不下来,三十岁的大男人哭得一塌糊涂叫什么事啊。正抽抽搭搭的时候,锦户突然感觉卧室的门被打开了,然后旁边的床陷了下去,有一双有力的手连着被子抱住了自己。
“亮酱。”他最喜欢的男人有低沉的声音叫了一下他的名字,一下又一下的叫他的名字。
“亮酱,亮酱,亮酱…….”
“呜,什么呀……”
“亮酱听我说好吗?”
“……”
“那个时候,我确实是想要牵yasu的手。”
“……”亮想要捂住自己的耳朵,确实他也这么做了。他不想听不想听这样的坦白,不想让自己的痛苦再扩大了。
但是一双温暖的大手盖到他的手上,轻轻地把他的手从耳朵上拉下来,然后他把头靠在他的耳边。
“但是我牵住的是亮酱的手,而且我没有放开。”大仓握住锦户耳朵上那只手,把锦户亮从被子里面揪出来,拉到自己的怀里,然后就像那时一样,把手指扣进了锦户亮的指缝。
“我那时候在牵住你之前,就知道是你了,所以我才会毫无疑问的牵住你。我没有放开你,我也不会再放开你了,你懂么,亮酱。那时候的我不明白,但是我现在清楚的知道,我喜欢亮酱而且亮酱也喜欢我。所以,我们一起。”
大仓忠义低头的时候,泪水润湿的睫毛粘在一起,被泪水濡湿的床单还有蜷缩着的他,撞了满眼。

他的亮酱抽嗒着,颤抖着,唔咽着窝在他的怀里,死死的握住他的手,好久才发出一声“嗯”。
在这个纷繁复杂的娱乐圈,能遇见你已经是奇迹了,能够和你在一起,我就不敢再奢求什么了。今后的日子,我们好好的,一起走下去吧。这么想着,大仓忠义虔诚的再锦户亮的发顶上留下一吻。
“晚安亮酱,睡觉吧。”“嗯,晚安小忠。”


然后,交握的手再也没有放开。


end.

小地鼠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弹幕要笑死我www毛毛简直可爱爆炸wwwwdie

[BBC夏洛克] 我不愿 [福华]

“夏洛克,这是属于政府的,我要把它还给麦考夫特。你不能拿着。”

“我请求你,约翰”


我只能不情愿的把手机给你,不情愿听着你说谢谢。

就如同我不情愿的看着她亲吻你的脸颊。

我不希望那个女人在你的身边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。


(嫉妒)←夏洛克那有些恼人的声音又在脑海里响起

Hmmmmmmm

你看看我......我自嘲的想着


即使我信誓旦旦的告诉艾琳我不是Gay


我依旧贪恋着属于我的,夏洛克的一切。


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

刚刚复习的时候很有感觉。。写出来就没感觉了呜呜呜

会不会有点ooc?

手废小姑娘励志做段子手www

这里的小脑洞源自S2E1的片尾www